亦舒短篇文章在线阅读

亦舒短篇文章在线阅读

导语:亦舒呈现了当代女性的生存状态,但没有为女性指明新的出路。只有彻底移除女性内心深处“依托男性”的情结,女性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完整的人。这里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五篇亦舒短篇文章在线阅读,希望你们喜欢。

亦舒短篇文章在线阅读插图

一、《判断错误》

其实,全世界所有不愉快事均因我们自己判断错误,咎由自取。

既然如此,除了生自己的气,也不必怨天尤人。

写作这个行业收人如此菲薄,是非那样的多,血滴子又满天飞,那是你我入错行,要不忍声吞气,埋头苦干,要不弃笔从戎,改行可也。

都是我们的错,不用多讲,自取其辱,活该,不过,吃了亏要学乖,下不为例,各人应付挫败的方式不同,我只用一种方法,退避三舍,以后,真的要等黄泉相见了。

避不见面,一字不提,最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没带眼识人,招致侮辱,无话可说。

亲友的面色孤寡,一定是因为你我不够格,力争上游,打爆机,取得十万分,到时,多少和颜悦色都看得到,也许还可嫌伊们笑脸虚伪。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没有道理可讲,有几个人够胆弃营生不顾而指着老板直斥其非,若把格言寓言中的教诲套入生活应用,保证头破血流,伤心欲绝。

生活教会大家忍声并气,从头来过,学得快好世界,不过,有时也怀疑,冥王星的生捱会不会稍为易过一点点?

二、《香蕉糕》

少年时嗜一种叫香蕉糕的食物,常拿一毛钱到学校合作社去买来吃,觉得真是天下美味。

又爱椰丝奶油面包,最懊恼是它售价昂贵,要比普通面包贵一角,时常不能负担。

还有一种散装碎砖块似的巧克力,放在士多铺大玻璃瓶中,廉宜,但比任何名贵牌子巧克力更好吃。

还有豆酥精,一小包小心翼翼拆开慢慢吃,以免一喷气吹散最佳部份糖酥。

最近有点时间,一一去寻找失去的零食,重温旧梦。

香蕉糕之难吃,令我大失所望,椰丝奶油包不过不失,当然,也一早知道那并丰真奶油,故甜得发腻。

砖头巧克力其实专供厨师做甜品用,可是美味依然,给一块小女,让她捧着吃,结果糊得一脸都是。

豆酥磷d已经找不到了,踏破唐人街食物店,当然也没有绿豆糕与白糖糕。

幸亏蛋挞依旧在,唉,几度夕阳红,彼时上海外婆家有一只玻璃橱内最多零食,记得外婆曾抱起幼小的我任我摸一样出来吃。

真象是前世的事[lizhigushi.com]。

三、《乘数表》

你一定也背过乘数表吧,一五得五、二五得十、三五十五,四五二十……不知有什么用,可是当其时,在六七八岁之际,可真是件大事,背不出,简直活不下去,老师习惯叫学生逐一站起来背,一有闪失,则当场责备侮辱,难堪之至,真是一场噩梦。

可是,那样叫人伤心妁事,终于也过去了,成年后,混忘大苦楚,要算数时,顺理成章取出电子计数机,一切迎刃而解。

生活中的乘数表是很多的,当其时,都叫我们辗转反侧,落泪烦恼,象失恋、失业、为老友出卖等等,都叫我们觉得生命无意义。

人生真奇妙,难关都会挺过去,最令人纳罕的是,又可象没事人一般继续吃喝嫁娶。

只偶然在午夜梦回之际,想起那张乘数表,彼时,抄下十张八张,贴在床头、书桌上,死背烂背,做梦亦念念有词,莫失莫忘,不离不弃。

后来这张表变成一个人,一桩事,例:呵如果他打电话来就好了,是吗,真的那么重要?过些日子,也烟消云散。

四、《长指甲》

小提琴教师不悦地对学生说:“你那长指甲!”

所有亲手带孩子的母亲都知道,绝对不能留长指甲。

在厨房工作,尤其忌指甲长,太易藏污纳垢,举起手,自手心看去,不可看到指甲边,这是烹饪学生第一课守则。

打字员、运劲员、医务人员,均不宜留指甲。

手是上帝赐给我们的工具,指甲用来保护指尖,长甲碍事,一双手如果打算用来做任何事,都需剪短指甲。

除却反对高跟鞋,亦不看好长指甲,听见谁娇呼一声“哎唷我的指甲断了”,也绝对不予同情,活该,自讨苦吃,等于谁穿着九公分高跟鞋呼腰酸背痛一样,理他作甚。

指甲修理得整齐清洁,无论执笔、打理家务、处理电脑、演奏乐器……都比较方便。

认识新朋友时,总看看他双手,你也说照顾孩子辛苦?指甲那样长,如何服侍幼儿更衣沐浴,怕幕后另有功臣。

妇女挣扎到今日地步,好不容易获得自主权,如果仍然选择什么都不想做好的柔弱姿态,那就别怪异性不打算与她们平起平坐。

五、《矫情》

“我从没说我不会移民……”

多么矫揉造作,这种生活中的私人选择居然也会变作包袱,以致当事人觉得有必要作某一程度的表态,可是,又挪不定该以怎么样的姿态表白,真痛苦。

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许多文友移民前把真相封锁,周密一如铁桶,直到他全家在温哥华出现,友人问起,尚支吾其词:“我们来旅游”。

何用这样雾里雾,花里花,人去了,楼空了,也不会影响香港的股市或金价,也不会得罪中英双方,更不会导致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陆沉,私人事,爱说,多讲几句,不喜张扬,低调处理。

不必说谎吧,为这种小事不值得,有更大的事要应付的时候,才顾左右而言他未迟。

自由世界,爱在哪个城市居留都可以,去了又回来,回来可以再走,每次都要写表态书自白书,闷死读者。

离乡别并,村夫愚妇,亦会潸然泪下,文人不见得感性特强,再三思量,还是要走,就不必作情难舍恋恋不已状了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