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精选

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精选

导语:《大红灯笼高高挂》,给你一个美妙的夜晚,戏如人生,人生百味,浅尝辄止,回味无穷。这里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三篇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希望你们喜欢。

大红灯笼高高挂影评精选插图

观后感一:

偶然翻到张艺谋导演在1992年的作品《大红灯笼高高挂》,用了两个多钟看完。

经典的光芒是不会被时间的尘埃所覆盖的,在今日电影特技、影星阵容、场面道具配置精良的条件下,这部电影完全可以入围好电影范围。不因为别的,只为电影将一个故事缓缓道来,紧扣人心,演员的语言、表情、角色心理变化演绎得淋漓尽致,观众可以说是被带着走的,因灯亮而欢喜,因灯封而哀叹。

颂莲篇:一入宅门深似海,磨牙吮血噬人心

颂莲(巩俐饰)是民国时期接受新式思想教育的洋学生,因父亲病逝,家道中落,势利的继母逼迫颂莲退学嫁人。赌气的颂莲说:既然要嫁,那就干脆嫁个有钱人,做小妾也认了,这正合了继母的心思。

双肩乌发垂,素衣两袖清。颂莲自己乘轿来到陈家大院,圆滑机智的管家立马迎了颂莲入门,一面跟颂莲嘱咐着深宅大院里的繁杂规矩,一面引着颂莲在曲折的宅内走着。

颂莲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个宅子,看着这个她即将在这里固守到老的冷冰冰的,阴森森的古堡似的大宅院,心绪复杂,不知道等待她的是什么。

庭院里的丫环雁儿(孔琳饰)第一次见到新来的四夫人,立刻给了颂莲脸色看,颂莲觉得莫名其妙,却也不畏惧,径直入堂内向其他的夫人行礼。

年老色衰,严肃刻板的大夫人(金淑媛饰),平和热情的二夫人(曹翠云饰),盛气凌人的三夫人(何赛飞饰),让初来乍到的颂莲对即将到来的生活有了个初步的判断。

新婚第一天,按照规矩,由宅院里的曹二婶来为颂莲锤脚,颂莲所住的四院,也挂起了红灯笼,整个院子亮堂堂的,充满喜气。颂莲虽然不知道这个规矩是什么含义,整个人僵硬地接受着,还是照着指引完成了该有的规矩。

新婚第一夜,善妒争宠的三夫人以突发疾病为由让丫环请走了陈老爷,颂莲虽不快,却也无处发作。接下来三夫人仍然以相同的理由来争夺颂莲的宠爱,这为影片前半部分二人不合点起了苗头。

生活久了颂莲才知道,灯笼不仅仅是用来照明,锤脚也不仅仅是疏通经络放松身体,而是一种宅院里受宠得脸的象征,自此,颂莲但凡听到别院传来的锤脚铃声,就会身心煎熬,坐立不安,害怕刚刚触及的宠爱即将失去。

点灯即陈家老爷夜晚宿在谁的院子,点灯的夫人可以上桌点菜,点灯的夫人说话掷地有声。每日训话,管家的灯抬到谁的面前,谁的心就落在了肚子里。也是因为这样,除了大太太外,其他三人都各自争着,让自己院里的灯笼可以点亮起来,病急乱投医的颂莲甚至以假孕来争宠,被揭穿后的结局很悲凉,四院的红灯笼都被封了起来,彻底失宠。

起初,颂莲以为,送她丝绸的二夫人卓云是好人,可以在宅院里真心相待,而处处与她作对的三夫人梅珊,则不是什么善茬。而事实上,亲切真诚的二夫人才是笑里藏刀的好手,颂莲在明,卓云在暗,颂莲被算计了都不知道是二夫人卓云插的刀。三夫人虽然傲气冷淡,却是看透宅院生存法则后的冷心冷性,大夫人又明哲保身,不管世事。

谁的心性都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样,人心难测,日久方见人心。

颂莲的心理奔溃是从得知二夫人用扎针布娃娃诅咒自己,并请来医生揭穿自己假孕开始,而最终逼疯颂莲的,是自己醉酒说出了三夫人梅珊与医生有染,造成梅珊惨死宅院中。

人心的背叛,性命的轻贱,恩宠的虚幻,让颂莲彻底疯了,在这个深宅大院里,成为另一个封建刻板礼教家庭下,宅院内勾心斗角的牺牲品。而讽刺的是,这并没有对任何人造成影响,大宅门的一切,一如往昔。

新来的五夫人,在热闹的鞭炮声,大红的灯笼簇拥中进了宅院,看到狼狈失神的颂莲,不禁问仆人这是谁。

谁知道呢,她会不会是下一个颂莲。

观后感二: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挺忠实苏童的原作《妻妾成群》的,冷冷的,没有感情,只有明争暗斗,只有最后垂死的落寞。

男性作家似乎更容易冷眼旁观。也许苏童也觉得颂莲是需要爱的,所以为她安排了大少爷。可是,却也是爱不起、不能、不敢爱的人。三姨太是渴爱的,不仅想办法霸着老爷,还有了外遇。城府最深的二姨太把自己的爱孤注一掷在老爷身上,无所不尽其极。貌似都是因爱而来,但是,看着却只觉得冷漠。因为,那些以爱为名下的种种行动,其实是占有欲,比着谁比谁能拥有得多一点罢了。

电影中的颂莲总是一张漠然的脸。似乎什么都看透了。其实,看透了什么啊?真看透,最后又怎么会发了疯。大概,是因为原小说对颂莲这个人物性格塑造得不够深刻全面,凭着这些故事,任其发展下去而已。

芭蕾舞剧《大红灯笼高高挂》,仍旧是妻妾成群背景下的故事,但是,主题有了变化:更关乎爱情,更关乎觉醒[lizhigushi.com]。

把外遇的人改了,不是书中电影中的三太太,而是刚入门的颂莲。颂莲与小生相爱,却被分开。被老爷的占有,是强占,演绎者满脸的哀愁和铺天盖地裹不住的红布,令人为之生怜。以至于她再次与小生相逢,幽会,爱得甜蜜,舞得动情,都被我们包容了。眼见她最后惨烈地与小生共赴黄泉,悲凉中,竟还为他们能共死而有几分欣慰。

告密的三太太(剧中也许是二太太吧),是出于想得到老爷更多的爱,但却被老爷彻底的遗弃了。其实,这也是我看不明白的地方。她发现了颂莲的私情,告诉了老爷,并带人把颂莲与小生抓了,本以为老爷该会更好地宠幸她,结果,却被老爷狠狠地推开。难道真如友人所说的,她这样做侵犯了老爷作为一家之主的权威和威严吗?

三个衣衫褴褛的人,舞出各自的悲酸,在相遇的那刻,三太太一再地跪求颂莲与小生的原谅。假设三太太得到了老爷的爱,那她还会如此吗?只有处境悲凉了,才会体恤到最本真的人情吗?这编排得未免有突兀了些。但是,她在试着救赎,最终,她成功了。三个心境清明的人,在乱棍中与混沌的人世彻底诀别。

舞动出的人生,也许是为了尽量地让更多人看明白。所以,改变了原书中原电影中的诸多晦涩斗争与情味,用最直白的方式,让人看清其中的爱憎与变化。在变幻的场景中,演员的表情、动作,都清楚明白地演绎出了人物的心情与故事,所以,虽是第一次看舞剧,虽是绵绵不断的舞动,却也因感受到了其中的情味,而觉得了其中的一番韵味。

抛开那些主题,那些故事,耳边仿佛响起了同一的音乐声,锣鼓等中国古典民间乐曲或喧嚣或悲鸣,眼前仍清楚地看到,红艳艳的大灯笼,仍旧触目惊心。

观后感三:

这是一座没有春天、没有阳光的宫殿。想起《围城》里的一句话:在外面的人想进来,在里面的人想出去。这是一座为女人们挖好的陷阱,而挖井人就是那个一直都没有露出正面的老爷,那个老爷似乎只是人们心中的一个信仰,也可以看作是随意把玩人们命运的那只无形的手。

我并不认为张艺谋单是为了反映人们对封建制度的反抗以及封建社会对人性的残害。在我看来,或许影片可以推而广之为一部表现人性深层意义的作品。那座大院是人类生存的一个容器,也就是我们生活的世界;而那个老爷似乎是个可敬、又可怕的“观念物”,或许可以看作我们常说的“命运”这个东西;在世界这个大容器里人们之间进行的是怎样的角逐?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这场永远都没有结束的战争中,没有谁能成为真正的赢家。就像大院一样从来不会有阳光照进来,人们只能从泛着红光的灯笼里看世界,灯笼也成了人们生活下去的唯一希望,连灯笼也没有的人生岂不像大太太那样成为一个躯壳?

颂莲这个受过教育的、年仅十九岁的小女孩在一开始就是个醒者的形象,她跟继母说“小老婆就小老婆,女人不就这么回事嘛”,正如她说的嫁什么人是由不了自己的。并不是对现实失望了,而是对现实有比谁的清醒的认识,也不是屈从于命运了,这是对命运的又一种反抗形式。在那个满是落叶,一片萧条的夏季里,颂莲拒绝坐轿子,选择自己走向未知的命运,一片的狼藉似乎也暗示了她未来不见天日的生活。随着她走进这个院子,她的苦难人生也就开始上演了,她接受着这个院里所谓的老祖宗留下的一切。她受到别的太太的挤兑,同时也与她们进行着斗争,她试图改变这个院里的所谓的什么规矩,渐渐地她发现自己似乎已经被这个院的规矩同化了。为了获得老爷的宠幸,或者只是为了驳回在雁儿面前的那一点尊严,她假装怀孕,以至于被老爷封灯。为了复仇,她又把揭穿雁儿的秘密,不自觉地摆出规矩,把雁儿的灯烧掉,她烧掉的不只是些灯,而是雁儿的希望,是雁儿心中对爱情的憧憬,雁儿死了,颂莲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从点灯到灭灯再到封灯,“灯”是这个院里女人们的信仰,为了灯她们你争我斗,为了灯她们抛弃了人性,为了灯,雁儿死了……“在这个院里人算个什么东西?像狗,像猫,像耗子,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颂莲又加深了对人的理解,又进一步理解了人生,也更加明白自己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大院,只能被大院吞噬。“我在算计,别人又在背后算计我”,颂莲看透了这样的算计,厌烦了这样的生活,她倒觉得雁儿是解脱了。她酒醉后吐露真言“你有老爷疼,梅珊找相好的高医生去了, 我有什么”,别人都有爱情的归宿,自己呢?什么都没有,那个大少爷只是一个敢留情,不敢守情的懦夫,他对她的谎言,他的告辞,无不在伤害着她的心,爱情在她心中算是死去了。梅珊的被害无疑是她精神崩溃的最后一道关口。她没有疯,只是在这样一个世界里,试图挣脱束缚的人、试图反抗命运的人,最后都死了,只有选择疯掉才是她唯一的出路,与其做一个痛苦的醒者不如做一个无忧的疯人……

梅珊是一个追求美好生活而不得的悲剧人物,她心中存有爱,虽然外表刁钻,心地却善良,最重要的是她很坦然,“本来就是做戏嘛,戏做的好能骗别人,做的不好只能骗自己,连自己都骗不了的时候那只能骗骗鬼了”。在那个牢笼一样的大院里,她把自己的生活放在戏里,屋子里满是脸谱,孤独的时候就自娱自乐,唱戏给自己听。她在大院里成功地充当着三太太的角色,同时她也有着自己的生活,她爱着高医生,并大胆地与高医生私会。在轰轰烈烈的被认为不轨的爱情中她陨落了……

二太太已经被这个大院感染,变成了一个人面兽心的人,表面和蔼,却有着蛇蝎般毒辣的心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她的人生同样是个悲剧,有一天她也会走到大太太唯有躯壳的一步。

影片中除了红灯笼照耀下暖洋洋的景象,就只剩下夜里冷光环绕下的高墙,冷蓝的基调有时会有三太太一席红衣唱戏的身影,有时会有颂莲孤独地站在屋顶的弱小背影。唯有大少爷出现在屋顶时,在颂莲和大少爷中间有一缕细小的阳光透进来,颂莲的脸上也有了难得的笑容。可惜这一刻毕竟是短暂的……

所有的人都是命运的受害者,人们却不知究竟地在命运的大潮里相互残杀,相互战斗,到最后都一一丧生于命运的洪流中了,在这个世界里清醒者是痛苦的,反抗者是勇敢的,遗憾的是再清醒的反抗者也逃离不了命运的捉弄,他们往往比固守陈规、无所事事的人陨落的更快、更早。在这暗灰色的世界里,唯有红灯笼提供了一点温暖,而红灯笼却是命运之神为人类挖下的陷阱,外面的人看着里面灿烂的景色很迷人,里面的人被这种完美的风景压到窒息。人类社会以这样的方式循环往复着……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