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第二性》读后感1000字范文三篇

大学生《第二性》读后感1000字范文三篇

导语:西蒙娜・德・波伏娃一生写了许多作品,《第二性》是她获得世界性成功的一部巨著,是“有史以来讨论妇女的最健全、最理智、最充智慧的一本书”,被誉为女的“圣经”。下面是有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三篇读后感范文以供大家需要!

大学生《第二性》读后感1000字范文三篇插图

【第一篇】

女人是什么?生物学上把她定义为“雌性”。波伏娃认为:“‘雌性’这个词之所以是贬义的,并不是因为它突出了女人的动物性,而是因为它把她束缚在她的性别中。”男人几乎把所有关于“雌性”的形容词都抛到了女人身上,诸如“懒惰、狡诈、无情、愚蠢”等等。波伏娃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区分物种:“性别的产生是心理上的,而非生物学上的。”正是女人通过她的‘感情生活’创造了她自己的身份,包括她的女性身份。”按照波伏娃的这种观点,每个人的思想意识是不同的,那么由此而产生的“身份认同”也会各异。可是,事实上,几乎没有女人会把自己放在雄性的行列中。

那么,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她”都会把自己创设为“女性”呢?波伏娃并没有对此作出探究。实际上,这个社会在“她”出生时变把她定义为“女性”,而在她之后的生活中,她更多的是在尝试接受这种身份,接受这种社会规则。就像是一道判断题,社会告诉你——你是女性。当然,你有权进行选择,如果你选择“正确”,那么你就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否则,你就是社会上的异类,那些社会赋予其“女性/男性身份”而其自身又将自己界定为另一性别的人,往往受尽社会的谩骂和指责。在这种压力下,更多人会选择接受社会赋予他的性别。因此,虽然我理解波伏娃的观点,但却更倾向认为女性身份不是一开始就由“她”自己选择的,而是社会根据其身体特征强加给她的,她只是在心理上给予承认罢了。

波伏娃对婚姻提出了批判。她认为:“结婚与个人无关而与组织有关:婚姻是为了履行职责,而不是实现真情或表达感情。”“在婚姻中,性经历一直被看作是一种职责,一种目的,它永远不是一种真正欲望的表述。”或许我们会认为波伏娃的观点太偏激,但倘若我们试着站在她笔下的那个时代去看待问题,这一切似乎便变得顺理成章了。在战争年代,女人会因为堕胎而被送上断头台。一个女人无法自己选择性生活,无法避孕,那么“母性”对她而言也只能是强加的。我们知道勉强没有幸福,那么强加的“母亲身份”又怎会有令人满意的结果。试想一下,他和她的相遇,并不是在某个浪漫的午后不期而遇,一见钟情,乃至厮守终身。这种属于童话般的爱情即使在现代社会也很难实现,更何况是在那个纪律严明的年代。他和她往往被某个组织撮合在一起,他们的婚姻生活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繁殖后代,给组织生产新的劳动力。

因此,这种婚姻生活并不是自由的,没有自由的婚姻是没有意义的,男人想占有女人,倘若在女人的心里压根儿就没有眼前的这个男人,那他和她的性生活也不过是在完成组织的任务,婚姻不外乎是一种形式。波伏娃的这个观点对现代社会也有些适用,虽然我们在倡导民主,法律也赋予我们自由恋爱的权利,但在某些偏远的乡村,“包办婚姻”、“买卖老婆”的现象还屡禁不止。既然这种婚姻没有自由,失去意义,那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波伏娃对“性解放”充满渴望,这也是对女性自由的向往。

认同她在书里的主要观点:除了天生的生理差别,女性的所有“女性”特征都是社会造成,男性亦然。至于这句话的网页拓展版:女人因为体力较差,当生活需要体力,女人自觉是弱者,对自由感觉恐惧,男人用法律把女人的低等地位固定下来,而女人甘心服从。有脑袋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会是波伏娃说的话,更会怀疑这是不是现代人说的话:随着工业化程度比较高,除了野外工作,体力并不能显示多少优势,除非那个男人热衷于和女人打架。 她的书得以流传,得以认同,恐怕得益于萨特。

五十多万的小说,一遍一遍过手,直到改到男性可以接受,才罢手。女权运动的“圣经”不过如此,女权教母也不过如此。男权统治太久,女性运动不过是一个调剂。他们明白:这只是蜉蝣撼大树,和自己玩挠痒痒,求取他的注意力。如果真的开始燎原,他们绝对是最好的灭火者,神不知鬼不觉。这千里之堤何时才能溃,无从知道。只是他觉得这是嬉戏,一旦越界,翻脸不认人。忠诚地守护自己的地位权利。女性大多天生比较温和,只要不触动她的底线,和平共处,甚至牺牲部分权力也是可以的。真正的女权运动者,她不是我们还没看到已经倒下,就是已经沦为恐怖分子。各个政府都排斥她,甚至不如恐怖分子。恐怖分子还有基地,还有同伙。她什么也没有,连女人也怕她。像躲麻风一样躲开她,她是最柔弱却直击人心的恐怖:曲线贴合每个女人的内心,直至女人不敢细想的东西,是内心的魔。一个人越是恐惧一个东西,越是因为那个东西接近自己内心。就像人总是看不惯和自己有一样缺点的人,总是这样。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女权主义者。

没有女人会把自己陷到那种危险境地中去:孤立无援,孤独终老。寂寞到皮肤龟裂得像干涸的土地,谁也不敢那样。男人没有切身体会,更不可能放弃背弃自己的权利,除非受到极大的伤害。天性不会使然,耶稣也只是强调众生。

【第二篇】

这是一本女人的圣经,是一本女人必读的书[lizhigushi.com]。这本书看了很久,十年前大学校园里囫囵吞枣地读和现在经历结婚生育后的读,完全是两种感受,十年前觉得作者写得什么玩意,这么晦涩难懂,十年后发现她是一个冷静的智者,精辟犀利。

一个人不是生下来就是女人,她是变成女人的。”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形成的。”男人是主要的,社会把第一性给予了男人;女人是次要的,女人从属于男人。男人是主体,女人是客体;女人对男人,类似于黑人对白人。女性是第二性,排除在男性以外的“他者”。权力归于男性,女性仅仅是附庸。附庸的庇护来自权力,歧视也来自于权力。

导致这个结果是多方面的,女人除了生理原因,要经历妊娠,痛苦而危险的分娩过程,每月大姨妈外(女人对这种不适的关注加剧了她的不适),还有很多历史和社会的原因。

作者分析了女人的各个时期(童年、少女、已婚女人、从成熟到老年),分析了不同类型的女人(女同性恋、妓女、自恋的女人、恋爱的女人、虔信的女人、独立的女人)的各种特点。

男女有别,作者用犀利的话语说出了这些差别,让女人们警醒,时刻提醒自己的软弱,并避免陷入灾难。

“男人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

女人的不幸在于她受到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人们就是这样抚养女人,从来也不教导她亲自承担生存的必要性;她便随波逐流,依靠保护、爱情、援助、他人的领导;她让自己受到迷惑,希望能够什么事不做,便实现自己的存在。”

“男人很容易逢场作戏,这足以平息他的肉欲,男人即使享用了恩惠,也对“委身的女人”投以蔑视,这种蔑视仍使很多女人陷入恐慌。”

“一个女人很容易去爱”

“女人自欺的把欲望当爱情,把爱情当宗教”,女人容易自欺欺人,活在自己内在性的虚幻中,假想中。而男人更愿意活在进攻中,现实中。男人快感后产生的是释放,女人快感后产生的是依恋,女人在情人面前找到的是自恋的神化。

女人可以找到体面的职业,却无法实现伟大的行动。女人的精力很容易分散,放到打扮上,爱情上,孩子上,家务上,最后放在工作上,她在乎有份工作,但并不在乎是否把她做好,她不会像男人一样聚焦,并尽最大努力把它做好。

一个男人走过,一个少女唱着歌……一个男人唱着歌,一个少女泪水滂沱。“爱情是女人所能取得的最高成就,她们以爱情为信仰,以家庭为中心。正因为如此,女人相比于以社会事业为中心,以社会价值为信仰的男人而言,只能成为区别于第一性的第二性。”

一个经济和精神独立的女人是伟大,因为他需要做出令她自豪却也使他精疲力竭的努力。很多女人是被别人牵着走的,她不能像男人一样做持续而持久的努力,女人要做出丰功伟业,最需要忘掉自己,忘掉自己是女人,女人要想伟大,首先要去承担巨大的重负,成为一个大的人,能把人类的苦难与自己联系在一起,对世界的错误感到负有责任,对它的进步感到光荣。

“孩子不是爱情的替代品,他们不能代替破碎生活的目的,他们不是用来填补生活空虚的物质,他们是一种责任,一种沉重的职责;读后感他们是自由之爱的最高的花饰。他们既不是父母的玩物,也不是父母生活需要的满足和不能实现的雄心的代用品,孩子,这是培养幸福的人的义务。”“梦想通过孩子达到充实、温暖、自己不善于创造的价值,这是更加令人失望的骗局。

个人生活最丰富的女人给予孩子最多,而对他要求最少,在做出努力,在斗争中获得具有人类真正价值的知识的女人将是最好的教育者。劳伦斯说:“两个人的结合,如果是一种为了相互补充而作出的努力,就注定要失败,这令人想起原来就有的残缺”婚姻必须是两个自主的存在的联合,而不是一个藏身之处,一种合并,一种逃遁,一种补救方式。当娜拉决定在成为妻子和母亲之前,必须成为一个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理解的。

社会的现实让女人的处境非常尴尬,电影《找到你》有很好的阐述,女人只有在孩子面前是个超人,但在社会现实面前,是个弱者。“这个时代对女人要求很高,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职场女性,会有人说,你是个糟糕的妈妈;如果你选择成为一个全职妈妈,又会有人觉得,不算一个职业”。一个“全选”的女人经常经历内心的分裂,在艰难中去维持家庭和事业的动态平衡。

但无论条件多么困难,希望女性都能“自私”一点,多为自己考虑一点。“我只通过自己存在,也只为自己存在”。

最后,还是用伟大的女权主义者西蒙娜·德·波伏娃在原著里的一段话做结尾:“女性应该独立的寻找人生的意义、自我价值、自己的梦想,这一切与父母、伴侣及其他任何人都无关。”

【第三篇】

在阅读《第二性》之前,我并没有感觉到女性真正在社会中亚于男性的地位,更不用说这种历史根源了。男女要求平等的呼声一直都存在,但我之前却狭隘地将这种不平等理解为体力的区别所造成的,在《第二性》中,波伏娃以百科全书式的广博学识,严肃认真的科学态度和大胆又平和的笔触揭示了女性之所以为“第二”性的来源,以及一个女性成长为女性的过程和她的处境,

“在西方男人的思想中女人就是这样的:她自由却又受他的支配;她有自己的观点,但最终顺从她的观点;她狡猾地抵抗着他,最后还是认输。他的自尊心越膨胀,他要冒的风险就越大”——其实,在我们所处的东方社会也是一样的:我们要求女性有各种柔顺的特征,在外表上女性特征越突出越是受到男性的推崇,在性格上温柔和贤淑成为女性的优良品德。即使有一些特例,特别倔强和凶悍的“河东狮”也有人喜欢,但他依然基于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她凶悍,但是她会被征服。

同时波伏娃也提出了另一个观点,那就是,当我们以为我们征服了女性的同时,女性也认为女性征服了我们。那句著名的“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似乎不是谁的信口开河。男性在征服的时候大约没有想到,聪明的女性正在将自己假扮成猎物从而达到以被征服的形态征服男人的目的。世间万物都是如此,我们想要征服的东西一旦被征服,就会变成我们的一种牵绊。婚姻在早期主要用于确认女人成为男人的财富,但它同时也确认了男人对女人的责任——我们以为我们征服的是一个青春貌美的少女,但最后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家庭主妇所代表的整个家庭的琐事。

波伏娃自己如何解决这个困境的呢?她和萨特的契约婚姻成为一段不可复制的传奇。她与法国存在主义大师萨特共同生活了半个多世纪,但他们之间没有婚姻,有的只是双方自愿签署的一纸爱情契约,约定双方在相互尊重各自自由的基础上共同生活,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双方都有与别的爱人同居的经历,但直到多年以后,他们依旧保持着青年时代纯洁的爱情,相互搀扶着度过白发苍苍的岁月。

这种完全取决于双方自愿、互不干涉,互不占有的婚姻无疑是很多追求自由的人梦寐以求的,但这需要双方的对婚姻一致的认识和高水平的道德自律,毕竟,波伏娃和萨特都是凤毛麟角的人物,契约婚姻在平民社会的可操作性不高,它牵涉到婚外恋、性自由的道德讨论和重婚或离婚财产分割、夫妻和子女赡养义务的界定等法律问题。

但基于萨特和波伏娃的成功,我想他们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自由和信任对于婚姻的重要性。如果波伏娃同大多数普通女性一样认为婚姻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事,那么她不可能和萨特维持这种看似不靠谱的契约,如果萨特同大多数男性一样认为摆脱了婚姻就是彻底的自由,那么他不可能依靠契约对波伏娃继续这种纯洁的爱情,契约婚姻就会彻底的失败。他们二人基于存在主义的共识,将貌似神圣的爱情的加以生物学、社会学和哲学的理解,因此不会在生物性的妒意或占有欲中迷失,才能给予对方充分的自由。

在中国社会,我们所受到的婚姻教育太少了,同其他各方面的道德教育一样,我们过多相信法律,却忽视了道德层面的疏导,我们试图将人性约束在“正确”的规则里,却忽视了对它必要的解释。

我们可以事无巨细制定规则,却不能真正在道德层面达成共识,波伏娃的《第二性》正是在告诉我们,两性关系的历史和问题的所在,只有我们看清了问题所在,才能找到正确的出路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