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边不是海棠红剧评两篇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评两篇

导语:该剧改编自水如天儿的同名网络小说,讲述上世纪三十年代的北平,一代天才京剧名伶商细蕊与爱国热血商人程凤台因戏结缘相知,两人在梨园百态和战火动乱中并肩奋斗前行,坚定了振兴京剧国粹的信念和定倾扶危以身救国的崇高理想,最终携手与残酷命运砥砺抗争的传奇故事。这里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两篇鬓边不是海棠红剧评,希望你们喜欢。

鬓边不是海棠红剧评两篇插图

篇一、

难产许久的《鬓边不是海棠红》终于在多次改改改之后上线了。

作为又一部耽改剧,集合了黄晓明、尹正、 佘诗曼、金士杰、檀健次等人,演技派加流量派,再加上《延禧攻略》原班幕后人马打造,本该是王炸组合的剧,却因为各种政策的加持,使得这部剧,只能一改再改。终于在这个疫情全球蔓延,国内疫情形式转好的情况下播出了。

《鬓边不是海棠红》改编自水如天儿的同名小说,当然这次编剧也是水如天儿,还有于妈的加持,却在刚一播出就被暴出了某某粉在豆瓣恶意差评的热搜,于妈也亲自下场表达了一下,“小朋友们,与其砸坏别人的锅,不如炖好自己的汤”。真不知道这群某某粉丝是故意给《鬓边》炒热度,还是真想把自己家正主送糊,不知道,不敢说。

民国时期的故事总是让人无限神往,无论是男女之间的爱情,还是男男之间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无论是谈感情还是谈爱国,总是有无数的故事可以说,想一想那个特殊年代混乱的局势,自古乱世出英雄,这个时期涌现出的人物与故事总是能够让人津津乐道。

民国戏子商细蕊,一把好嗓子,对戏痴迷,遇到程凤台之前,心里眼里都是只有戏。重承诺,说过要在一起一辈子一分一秒也不能少(想起哥哥,泪目)。对戏服的吹毛求疵,不允许有一丁点的瑕疵。

尹正一个内蒙大汉,演绎的商细蕊,一个把戏从山东唱到京城的角儿,一口的京腔,戏粉无数,想那一句:“商郎去后,北平梨园再无可观之人。”可想而知商细蕊在戏曲界是个怎样的存在。

从尹正的努力程度来说,他的演技也可以算是有目共睹的。自2013年在《龙门镖局》中饰演“山鸡”一角,正式进入演艺圈,2015年在《红色青橄榄》中首次担纲男主,被大家记住却是在同年播出的《夏洛特烦恼》中饰演的袁华,而《他来了,请闭眼》里薄靳言最亲密的朋友傅子遇,让他拿到了华鼎奖“最佳新锐演员”的称号。也让大家看到了这个努力的演员尹正。

形象上来说,胖了之后的尹正,演绎的商细蕊很容易让人出戏,毕竟原著中的商细蕊,龟毛,专情,任性,同时还有些娇俏可人,有些圆润的尹正,扮相上是吃了些亏的,特别是他抿嘴一笑,有些嘟嘟的两颊,总显得有些憨憨的,让人有种慈祥阿姨的即视感。

再说说声音吧,尹正的声音略低醇,京腔很重,让原本应该略显羸弱的商细蕊多了几分壮实,却偶尔还要做些偏女性化的动作,嗯,有些一言难尽。

程家二爷程凤台,曹司令的小舅子。一腔爱国情怀,有钱有势。一个在国外留学多年,对戏曲一窍不通,却偏偏遇到了商细蕊,被他吸引住了。

不得不说侍左君一直在看与不看之间摇摆的重大缘由就是因为男主之一的黄晓明,晓明哥的戏,一直被人吐槽油腻,总是在耍帅,耍帅,耍帅,所有角色都是明式表演,很难让人入戏。

但看戏中黄晓明的演绎,霸总依然在,但确确实实是去油了。腻是少了些,但是明式表演依然还在,很难用好与不好来形容,毕竟程二爷本就是个浑不吝的形象,倒是和黄晓明本身的形象有些合了。

且说故事中程商二人初相遇,程凤台看着戏台上的商细蕊,想起自己的母亲,碰巧遇上商细蕊改戏被观众哄闹着要退票,帮着商细蕊将闹事的人送进了警局。

这个商细蕊心中无规矩,从他擅自改戏就可见一斑,看不惯金部长贪污一事,就唱了一出骂街的戏,揭了金部长的老底,被程二爷又救了一次。别人家饱吹饿唱,商细蕊唱前一定要吃个大肘子。对着抛弃了自己的师姐,说好的秦腔也成了骂街,硬生生把蒋梦萍骂晕过去。程二爷也不是个简单的角儿,摆了金部长一道,顺走了人的钱,将钱捐给了东北抗联,顺便帮自己的姐夫曹司令上位。

少年时的商细蕊与蒋梦萍可以算是相依为命,戏园子里的师姐弟,师姐蒋梦萍一直护着师弟商细蕊,还向他承诺,他是蒋梦萍心里最要紧的人,手足夫妻都比不上的亲人,可是自打认识了常之新,常之新成了蒋梦萍心里顶顶重要的人,疏忽了商细蕊的感受,自蒋梦萍与常之新离开以后,原本相依为命的二人,成了水火不容的仇人。

这个认死理的人,他的赤诚、天真、偏执,在程二爷的眼里,有些可爱,有些新奇。直到他看到商细蕊改戏之后的杨贵妃,不由想起自己因为家族原因而被迫改变的人生,以及母亲为了唱戏而远走他乡。开始沉迷戏中无法自拔,两人一个敢改,一个敢听,自此也为渐生的友(划掉)情埋下了伏笔,更是让后期两人为国抛头颅撒热血埋下了感情线。

只是不知道在耽改的情况下,要改成什么样的兄弟情,或者革命友谊地久天长呢。不得不说,剧情对于原著的改编并不大,只是将两人的感情戏改成了惺惺相惜,不知道原著粉是不是能接受的了呢?

再看这部剧的服化道。剧里戏服有一百来件是是老手工师傅亲手缝制的,当然众人穿的老棉袄也将诸位演员的身段完美的遮盖住了,只有程二爷穿的西装更完美的展现了程二爷的英姿飒爽。

整体画面色调,很有年代感,没有现代剧的亮丽,也没有偶像剧的磨皮过度,灯光明暗都体现的刚刚好。

总体来说呢,这部剧,喜忧参半吧,且看后续。

篇二、

梨园京戏,我醉在生旦净丑的美轮美奂,更沉醉于婉转的唱腔。水袖起落里藏着京戏的魂,每一个圆场里,显示着行家的功夫。从京剧的四大名旦,到京剧的每一个动人的故事。与其说京剧是旧时的产物,不如说是京剧在新时代也焕发了生机。借用王佩瑜老师的一句话:有一部分人是喜欢京剧的,还有一部分人是还不知道自己喜欢京剧的。而我现在知道了,我也喜欢京剧了!

但今天要说的不是京剧本身,而是一个和京剧有关的剧——《鬓边不是海棠红》。这部剧最近刚刚上映,小编也会随剧情,来写剧评的。一开始大家就在我的朋友圈给我安利这部剧。因为现在确实没有几部电视剧或者是电影能够吸引我了。不是没有情怀,而是我看这些多是深入去思考文化本身背后的人物情感,社会现象。但当我打开《鬓边不是海棠红》这部剧看了一集,我就爱了。一开始听说这部剧有京剧的元素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心动了。它没有让我失望。

细数学艺几十载,蕊吐芬芳,梨园春常在。——商细蕊

凤入曾经府第宅,台下听戏,知音终会来。——程凤台这两句词,是我写给商细蕊和程凤台的。为何这样提笔描述二人,也是在看了8集之后,对二人的初步印象写就。

商细蕊,山东平阳的京剧名角儿,学艺几十载,扎实的功底,只要商老板开口唱戏,座儿们还是满满的。就是这样一个名角儿来到了民国时期的北平,水云楼的名号无人不知,声震云天的商细蕊。桀骜不驯,性子冷傲。就连他的师叔过寿都不去,还在曹司令打进平阳城的时候,站在城楼上唱戏[lizhigushi.com]。很多人说他有疯病,却不知商细蕊内心真正想的是什么。

程凤台,人称二爷,也是个北平城富甲一方的商人。可是我在他身上看到的,却不是仰仗家中曹司令的亲戚关系,那种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而是真正有血性的汉子。何以见得?他让一些商人把钱捐给东北抗联,这种战火纷争四处狼烟四起的时候,有这等家国情怀的人,何以不是一个真性情的汉子。

这两个主人公,总是在某些细节感染着我。

下面,我们就通过分析细节,来感受一下为什么这部剧,我看了之后感触很深。

戏子的傲气有一句古诗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说的就是戏子。很多人对于戏子一直是一些不好的评价。但殊不知在《金陵十三钗》里的秦淮河女人,在我看完之后的感动。说戏子无情,未免片面了。也许,单纯只言片语难以正确衡量。商细蕊的傲气,除了他一出场之时不向权贵的师叔祝寿之外,还有兵临城下之时,在城楼上的一折唱段。曹司令让他给他一个人唱,而商细蕊却说:

我商细蕊的志向在戏台子。我的戏,是唱给座儿们听的,不是唱给您曹司令一个人听的。就算座儿们喝倒彩,我也乐意。

不走寻常路商细蕊不走寻常路也是出了名的。大胆的突破和创新也没有几个人能这么来。商细蕊改戏词从他一出场到现在好像也来了好几回了。别人上台之前都是饿着上台,害怕万一打嗝就不好了,而商细蕊则是啃着肘子,吃完才上台。这样一个不走寻常路的人。还真是很特别。

重情重义商细蕊重情义么?重情义。何以见得?因为常之新把蒋梦萍娶走了。从小靠着师姐的呵护和照顾,商细蕊一直把蒋梦萍当做自己的亲人。但他却分不清亲情和爱情的区别。就像程凤台说的那样,上天给了商细蕊唱戏的天才,却在感情上像个傻子。商细蕊的直性子在唱戏的时候改戏词,表现出来了。之后的他就像是一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商细蕊心中情义,表现的透彻。二爷的公子堂会唱砸了,商细蕊分文未取,就是在水云楼最艰难的时刻,所有人劝他和二爷借钱渡过难关,他不肯,是拉不下来脸么?不是。而是他说过的:

程二爷是真心喜欢我的戏,而且是我唯一的知己,谁敢跟他借钱,别怪我不客气。

责任与抉择水云楼在曹司令到来之后,各大戏园子不让他唱戏了。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六月红的出走,自己祖产被内部人瓜分,商细蕊疯癫从睡了一觉,变成了钻进了箱子。十九师姐的几句话骂醒了,包括梦里父亲对自己说过的话:

你坚持不住也得坚持,如果你不想被别人以后还打你,你就得比别人强。你要是比别人强一点,别人就会嫉妒你,打压你,排挤你,如果你比别人强了一大截,那么别人就会奉承你,捧你。到那时候,你还坚持不下去吗?

十九师姐说,这不是商家班,是水云楼。言外之意,是说,这里寄托着情感。

一把卖身契付之一炬,是商细蕊壮士断腕般的无奈。他用自己的行动和肺腑之言,告诉大伙儿自己的责任与担当。

商细蕊的那一出《长生殿》。唱的是最好。尤其是那句:“百年离别在须臾,一代红颜为君尽”。他载着杨贵妃的魂,唱的可歌可泣。水袖起落。台上人不知自己是戏中人,台下人不知自己是梦中人。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他唱的杨贵妃不是逼死在马嵬坡,而是慷慨赴死的美人救英雄的凄美。我曾经问过母亲,他带着自己为之骄傲的东西一去不复返的走了。直到看到商细蕊的那一刻我明白了。

我从小在国外留学,本想这学自己喜欢的东西。但父亲走后留下的偌大家业,还有姐姐,我不得不放弃在国外留学的机会,回家学着经商。多少人身不由己,是孤独。而我内心的无奈、身不由己与孤独,都让商细蕊唱出来了。

程二爷的这番独白,才明白,二爷视商细蕊为知音的真正内涵。

程二爷对于京剧的喜欢也许始于《长生殿》。从戏服开始,到察察儿的戒指砸到了商细蕊,再到程二爷为他出头被打,再到堂会的闹事,到在外面风雪之夜的长谈,以及水云楼的长谈,慢慢的明白了,二人之间的情谊。你知道什么是知音吗?我知道,我一直在听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