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观后心得三篇

《霸王别姬》观后心得三篇

导语:《霸王别姬》是中国电影史上最经典的作品之一,它为张国荣带来了崇高的国际声誉。这里励志故事网的小编为大家整理了三篇《霸王别姬》观后心得,希望你们喜欢。

《霸王别姬》观后心得三篇插图

观后感一:

刚刚看了《霸王别姬》,这部93年的电影十七年后才走进我的生活,我庆幸在21岁偶然的翻到这部电影看。

“假霸王,真虞姬”是我看过《霸王别姬》后印象最深的一句话。程蝶衣用生命去塑造虞姬也把虞姬注入自己的生命,他若有恍惚的混淆着现实与理想,在理想的现实中一步一步忍受着却又不得不妥协着爱情的打击,只是不轻易沉浮于世俗的程蝶衣在内心深处勉强的维持着自己的爱的尊严,尽管这份爱有些偏折但这依然是最纯粹的爱,可惜,它不被世俗所接受,这个世俗也包括段小楼。段小楼,敢爱不敢恨的霸王,一块青砖使他脱颖而出,最后却又败在一块青砖之下。他曾那么张狂,他敢和戏霸袁四爷叫板,娶妓女菊仙为妻,当着日本鬼子的面打宪兵,但也可以因为受不了压迫血喷程蝶衣。似乎矛盾的他其实是随现实逐流,这也是为什么段小楼不敢恨,因为他没有蝶衣一样抛世俗于爱情外的勇气,作为个大男人他恨不起。段小楼是爱程蝶衣的,他照顾他护着他苛责他,这份爱不能说不纯粹,但是他的爱来的太现实,所以程蝶衣永远都是段小楼的小兄弟。

《霸王别姬》也放大了我时常彷徨于一个问题,爱情是该从于现实还是该实现理想。放不下的理想,是懵懂时的憧憬。心不甘的现实,是经历过的屈服。

看过《霸王别姬》,最让人折服的是张国荣将程蝶衣塑造的如此生动乃至感动,是人仿佛感到蝶衣就在身边就在眼前就是本人,也感叹于陈凯歌导演的技法,张丰毅的专业。我真的不敢去评论《霸王别姬》,因为我任何一句评论似乎都不准确,它已然已经是一个高峰,也让我看到了国产文艺片真的可以超越那些世界经典文艺片。《霸王别姬》,经典中的经典。

观后感二:

“小尼姑我年方十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我本是……”

“我本是什么?啊?”

“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

“错了,我本是什么?”

“我本是男儿郎……”说罢,一个大烟杆子直捅入他嘴里。“不成器的东西!词儿都记不住!”只见他哭得那是梨花带雨。罢了,只缓缓来:“小尼姑我年方十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

这,就是《霸王别姬》。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然而李碧华笔下的都是有情有义却无不悲惨的人儿。如蝶衣,如菊仙,亦如段小楼。

那时的他叫小豆子。正是该无拘无束,玩耍嬉戏的时候,却被娘亲送进了戏班子。大雪纷飞,随着那只沾满鲜血的六指断落,他的人生也就此改变。

那一年,他被师兄弟欺负,他为了他,眉梢上多了一道伤疤。从此,小豆子的心里就只有小石头了。他是他的星星,最大,最亮,最璀璨夺目的那一颗。他的目光只为他而停留,他的虞姬,也只为他一人而扮。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要想人前显贵,必得人后受罪。”十年一晃而过,他们都成了角儿。当年的小豆子成了程蝶衣,当年的小石头成了段小楼。戏台上,他们是霸王和虞姬,戏台下,他们是师兄弟。不错,他们是师当我缓缓按下屏幕上方的关闭键时,心中对影片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都怎么也关不掉。

由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做梦的人。在他的个世界里,理想与现实、人生和舞台,甚至是男与女、生与死的界限,统统被融合了,他达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程度,戏里戏外不分,疯狂地依恋着霸王、依恋着虞姬。痴迷在戏里,迷痴在现实之外,虽然,他受过器重,但却由于他那病态的心里,颓废到忘掉了现实的自我,铸造一种飘忽、游离、无奈的凄婉人生。

曲终人散之时,我的心底空荡荡的,一种抑郁的情感堵塞在胸口。有一种遗憾,像一阵迟来的微风拂过心田,我不知道我在遗憾什么,也许是那看似追到的幸福,却发现,那只是碎片的菊仙吧。

如果说戏是程蝶衣的梦的话,那么段小楼便是菊仙的梦,在时代的更替中,她且过人的机智维护着他的梦,维护着她幸福的根源所在。可是,她最终也没能得到幸福[lizhigushi.com]。当段小楼被批斗讲出不爱菊仙的话时,好的梦破碎了,她的依靠没了,她的人生底线彻底崩溃了,眼神里流露出的失望和那深深的空虚与茫然。于是,她穿上新婚时的嫁衣,走上了不归路。

关于段小楼,我觉得他是个比较中性的人物,却又是个极端矛盾的人,他为救别人自己的挨打,却在被打时口口生生求饶;他突兀而梗直的苦恼日本人,却在文革时期出卖了自已的爱人。看似意料之外,仿佛又在情理之中。

六指、手冷、窑子的大衣、小癞子、科班、“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张公公、霸王、菊仙……。脑中的《霸王别姬》又开始回放。兄弟,只是师兄弟……

小楼娶亲了,新娘子叫菊仙,是个破鞋。菊仙待小楼,一如他待小楼。不过她能光明正大地摆在面子上,而他只能埋在心里。

抗日,内战,文革。菊仙死了,是自个儿上吊死的。又只剩下他们俩了。他对他,一如既往地情深意重。而他对他,亦是一如既往地当做兄弟,只是兄弟罢了。其实他知道的,他对他的情意,他一直都知道。只是他们不一样。程蝶衣就是个戏痴,戏迷,戏疯子,他一辈子都活在戏里了,他是他的虞姬啊!可是,他是真虞姬,他却是个假霸王。

“无我原非你,从他不解伊。”这句话,许是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深情最好的诠释了吧。

这本书,不仅仅是主角儿们的爱恨纠缠,更是对文革的深刻反省。记国耻,不仅仅是记住别人对我中华的侵略,更要记住我们自己曾犯下的错。对于这个,我佩服德国对于纳粹的坦然,敢于担当。而我们却一直在逃避,这是不应该的。做错了不可怕,重要的是别忘记,别再犯一次,这就足矣。

书中总会出现一句话——人总是要活着的。无论是生在乱世,还是太平盛世,人总是要活着的。无论是谁,都是如此。要活着啊!不禁想起电影《二十二》中一位老人说的——这个世界真好,吃野东西也要把命留着。无论是身处怎样的时代,总有美好值得你留恋。活着!

观后感三:

当我缓缓按下屏幕上方的关闭键时,心中对影片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都怎么也关不掉。

由张国荣扮演的程蝶衣,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做梦的人。在他的个世界里,理想与现实、人生和舞台,甚至是男与女、生与死的界限,统统被融合了,他达到了“不疯魔不成活”的程度,戏里戏外不分,疯狂地依恋着霸王、依恋着虞姬。痴迷在戏里,迷痴在现实之外,虽然,他受过器重,但却由于他那病态的心里,颓废到忘掉了现实的自我,铸造一种飘忽、游离、无奈的凄婉人生。

曲终人散之时,我的心底空荡荡的,一种抑郁的情感堵塞在胸口。有一种遗憾,像一阵迟来的微风拂过心田,我不知道我在遗憾什么,也许是那看似追到的幸福,却发现,那只是碎片的菊仙吧。

如果说戏是程蝶衣的梦的话,那么段小楼便是菊仙的梦,在时代的更替中,她且过人的机智维护着他的梦,维护着她幸福的根源所在。可是,她最终也没能得到幸福。当段小楼被批斗讲出不爱菊仙的话时,好的梦破碎了,她的依靠没了,她的人生底线彻底崩溃了,眼神里流露出的失望和那深深的空虚与茫然。于是,她穿上新婚时的嫁衣,走上了不归路。

关于段小楼,我觉得他是个比较中性的人物,却又是个极端矛盾的人,他为救别人自己的挨打,却在被打时口口生生求饶;他突兀而梗直的苦恼日本人,却在文革时期出卖了自已的爱人。看似意料之外,仿佛又在情理之中。

六指、手冷、窑子的大衣、小癞子、科班、“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张公公、霸王、菊仙……。脑中的《霸王别姬》又开始回放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