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 ——姜利敏

获得 ——姜利敏

儿子过了5岁,仿佛突然间的事,他开始嫌母亲唠叨了:你说的话太够了!我们大吃一惊,问他为什么这样说,他憋了半晌终于迸出一句:管得太够了!一个星期天的中午,他坚决不肯午睡,并要求我们去睡觉,让他一个人在另一间房中看电视。我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便满足了他的愿望。可是这一天我根本就无法安睡。电视音量过高还不是主要原因。儿子那边几乎一直在发出某种杂音。有时是嗵嗵的从沙发上甚至写字台上跳下的响声;有时是嗨嗨的习武声;有几回干脆就钻到我的床下,自以为轻手轻脚地翻找着他的宝剑、手枪之类……忍不住起来想干预一下,却见他正盘膝曲腿,双手合十,对镜模拟电视中人的修炼。只好悄悄退出。

获得 ——姜利敏插图

迷迷糊糊一觉醒来,好家伙……家中已是盗贼洗劫过一般;满地扔满书画、玩具、果壳还有面包屑;卫生间一地水迹,厨房的剩菜被吃了一半,客厅也是满地狼藉;冰箱没关好,电视大开着,儿子自己却拱在乱七八糟的床上睡着了。

以后我问他为什么喜欢那样过一个中午?他摇头。再问他是不是觉得那样特别开心些,他点头。为什么?

反正是不要你们说我了。

恍然。我不禁为那些个还不会以语言表达自己意愿的幼儿感到深深的委屈:表达他渴望的哭声换来的是多么笨拙的回报呀———要么是乳汁,要么是斥责,总之不太会有他真正需要的……

然而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即使我们自己,能清楚表达自己的一切意愿,又能够在多大程度上获得我们最需要的东西呢?

免责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